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贩毒网络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责

时间:2019-07-25 12:22:00  来源:    作者:    阅读:

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区分贩毒网络中主要被告人的罪责

一、基本案情
怀化市检察院以被告人吴、常、信等人犯贩卖毒品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311月至20048月,吴先后四次向张宗寿购买海洛因共计4650克,由张宗寿将海洛因通过火车托运至怀化市,吴杰分别贩卖给被告人常、信等人。
法院认为,吴、常、信贩卖海洛因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其中,吴多次贩卖海洛因共计4650克,常多次贩卖海洛因共计3929克,信单独贩卖海洛因1420克、共同贩卖海洛因450克,共计1870克,且所贩毒品大都流入社会,严重危害社会,后果特别严重。依据《刑法》第347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57条第一款、第26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吴、常、信死刑。
一审宣判后,吴、常、信分别提出上诉。
省高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对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的量刑适当,全案审判程序合法。据此,判决驳回吴、常、信的上诉,维持原判。
宣判后,湖南高院依法将本案报请最高法院核准.最高法院经复核查明:
(一)关于吴杰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
10月和20042月至7月,吴先后四次向张宗寿购买海洛因共计4650克,并于200310月至20049月间在湖南省怀化市将所购海洛因贩卖给被告人常等人。
(二)关于常佳平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
10月至2004922日前,常先后多次向吴购买海洛因共计2830克,并将所购的2630克海洛因分别加价卖给信、缪等贩毒或吸毒人员。所购的另外200克海洛因被常佳平销毁。
2004
922日晚,常从吴处购买海洛因后不久,吴被公安人员盘查,侥幸逃脱后打电话通知常。常佳平立即将海洛因藏匿,并将藏匿地点告知吴,次日吴让人取回海洛因。同月2916时许,吴把海洛因交给常后,二人分别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从常处查获海洛因。790余克。
(三)关于信沅明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
11月至2004年春节期间,信和缪共谋贩卖海洛因,并由缪负责向常购买海洛因计400克,再交给信加价贩卖给他人。
2003
12月至20049月,信沅明多次单独从常佳平手中购买海洛因共计1420克,并分别加价贩卖给缪金贵等贩毒或吸毒人员。
最高法院认为,吴、常、信以贩卖为目的,非法购买、销售海洛因,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吴杰出资购买海洛因,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又系跨省贩卖,为当地毒品源头之一,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信沅明贩卖毒品数量巨大、次数多,既伙同他人贩卖,又单独进行贩卖,毒品通过其直接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常佳平多次贩卖毒品、数量巨大,涉案毒品通过其向社会扩散,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均应依法惩处。鉴于常佳平认罪、悔罪,归案后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对全案破获起到积极作用,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第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对吴、信量刑适当,对常量刑不当。依照《刑法》第347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48条第一款、第57条第一款、《刑事诉讼法》第199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1.核准吴杰、信沅明死刑。2.改判常佳平死缓。
二、主要问题
在毒品犯罪网络中,如何区分主要被告人的罪责并区别量刑?
三、裁判理由
本案的破获成功摧毁了湖南省怀化市的一个贩毒网络,被告人达15人之多,涉毒4600余克。毒品来源主要是吴从云南购买,然后主要以批发形式贩卖给常等人,常再以批发或零售形式贩卖给信、缪等人。信、缪共同或者分别将从常手中购买的海洛因,主要以零售形式贩卖给其他贩毒或吸毒人员,其他人再进一步加价贩卖。在该贩毒网络中,吴、常、信等是主要被告人,区分他们的罪责,要考察各自在贩卖毒品网络中的实际作用大小、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的差异,并结合各被告人的具体情节,区别量刑,做到罪责刑相适应。
首先,从贩毒数量和在贩毒网络中的作用看,被告人常的罪行仅次于吴。吴多次贩毒共计4600余克,常多次贩毒共计3600余克,信多次单独或者伙同他人多次贩毒共计l 800余克。常贩毒的数量虽少于吴,但达到信贩毒数量的2倍。在贩毒网络中,吴从云南大量购买毒品到湖南怀化,系当地的毒品源头之一,涉案毒品绝大多数由其提供。吴将大部分毒品贩卖给常,常实际上起到一级批发商的作用,毒品通过其进一步扩散。信等人从常处购得毒品后,再将毒品批发或零售给其他贩毒或吸毒人员,兼具有批发商大零售商的作用,大量的毒品通过二人直接流入社会。因此,在主要被告人中,吴的作用最大、罪行最重,常的地位、作用仅次于吴杰,罪行的严重程度也仅次于吴,而大于信等其他被告人,从罪行角度看,三被告人均达到适用死刑的法定标准。
其次,常具有较为突出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在量刑过程中,酌定量刑情节对准确把握犯罪分子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没有法定量刑情节的情况下。对于如本案这样,毒品犯罪数量已经达到实际掌握的适用死刑标准,但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应当慎重,不能仅因其毒品犯罪数量大而忽视从轻处罚情节包括酌定从轻情节在刑罚裁量中的意义。本案被告人吴、信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分别是当地贩毒网络的源头和毒品直接向社会扩散的关键环节,且二人均无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应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常贩卖毒品共计3600余克,虽然贩毒数量明显大于信,论罪也应当判处死刑,但常具有较为突出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即其归案后主动交代贩毒事实和同案犯,包括公安机关原未掌握的部分重要犯罪线索和事实,对查清全案犯罪事实和固定重要证据起了重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在复核时,考虑常到案后的具体表现,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有所降低,在量刑时宜应对此认罪悔罪态度和行为有所体现;同时,对其判处死刑但不立即执行,符合打击毒品犯罪的实际需要,社会效果相对更好,故最后依法对常改判死缓是恰当的。(撰稿:最高法刑五庭黄鹏 审编:最高法刑五庭王勇)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如何保住一条命又不影响稳定(依法不核准死刑案例五)
如何保住一条命又不影
死刑复核如女人绣花般精细(依法不核准死刑案例二)
死刑复核如女人绣花般
死刑复核考验法官群众工作能力(依法不核准死刑案例三)
死刑复核考验法官群众
冯福生死伴着死刑复核环节跌宕(依法不核准死刑案例四)
冯福生死伴着死刑复核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1. 吴江故意杀人案—如何处理因恋爱矛盾激化引
  2. 何永国抢劫案--对先到案共犯人的生效裁判文
  3. 张俊杰故意杀人案--同事间纠纷引发的杀人案
  4. 王乾坤故意杀人案--聚众斗殴既致人死亡又致
  5. 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贩卖毒品案——如何
  6. 王志坚抢劫、强奸、盗窃案--如何把握抢劫犯
  7. 寸跃先抢劫案―死刑案件如何切实贯彻证据裁
  8. 房国忠故意杀人案 ——醉酒状态下实施犯罪
  9. 侯吉辉、匡家荣、何德权抢劫案 ——在明知他
  10. 法官跨三省调解马涛案起死回生(依法不核准